首页 > 专题 > 正文
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搞出三名字,蒙圈的家长只想知道: 退钱找谁?
07-29 16:29:26 来源:上游新闻

天天315.png

“给孩子报了一年近4万元的英语培训课程,没上多久机构就改名了,如今还涉及到更换投资方,到时候又要换新的名字。”近日,北碚的家长刘女士向上游新闻热线966966/上游新闻APP投诉称,培训机构多次易名未与学员商议,也未尽到告知义务,“影响权益怎么办?”

婷弗签合同收款是百弗

2018年12月,刘女士在位于北碚区冯时行路万达广场2楼的百弗英语(以下简称“百弗”)为孩子购买了英语培训课程,共支付37040元。“当时签了两份协议,因为第一份协议把课程时间写错了,本应是一年写成了三个月。”刘女士拿出第二份补充协议说,“他们就给我延期至2020年2月29日。”

这家培训机构1_副本.jpg

△ 刘女士的培训合同与补充协议。 受访者供图

奇怪的是,第二份补充协议并未就第一份合同的错误课程时间做更正说明,“而是将我购买的课程时间提前至18年初,并解释为合约期已满但课程未结束,校方愿意免费延期至2020年。”刘女士表示,当时并未多想,觉得只要结束时间合适就行。

但让刘女士疑惑的是,与自己签订合约的并非百弗而是重庆市北碚区婷弗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婷弗”),“但收据上的收款单位又是百弗。”刘女士回忆,当初培训机构给的解释是,“他们是一家,婷弗是百弗在北碚区的分支。”

这家培训机构3.jpg

△ 刘女士的付款收据。 受访者供图

百弗传倒闭益弗来挂牌

2019年11月,还剩50多节英语课(价值25398元)未上的刘女士,因对孩子的发展计划发生改变,准备向培训机构提出退掉剩余课程及费用。“经过几次协商后,百弗答应了退费,但表示需在2020年开学后才能办理。”自那时起,刘女士的孩子便未再去上课。

到了2020年5月,一条关于“百弗经营不善即将倒闭”的新闻让刘女士大吃一惊。着急的刘女士赶紧前往北碚区的百弗了解情况,发现该门店多了一个“重庆市北碚区益弗课外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弗”)的招牌。

“那时益弗告诉我,百弗要倒闭了,新接手的资方不管退费的事情,且我的合约期已结束,课程和费用都退不了。”刘女士想不明白,当初是百弗承诺开学后再办理退费事宜,如今不论是超出合约期还是“改名换姓”,“原机构或新机构就可以撒手不管吗?”

与刘女士有相同担忧的,还有那些曾与婷弗签约的家长们,“他们中有大多数都涉及课程未上完,剩余费用高达万元以上。”刘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合同主体(婷弗)与授课单位、收款单位均不一致,“如果需要起诉都不知道该找谁。”

负责人详解三弗啥关系

根据天眼查相关信息显示,婷弗的经营范围为招生、招考信息咨询服务,并不具备文化教育、职业技能等各类教育培训资质,且已于2019年5月注销。而与婷弗有着相同注册地的益弗,成立于2019年1月28日,经营范围为“中小学生英语培训”。

这家培训机构4.jpg

△ 婷弗与益弗的工商信息(天眼查截图)。

那么婷弗、益弗与百弗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均属于百弗旗下品牌。”重庆市百弗英语朱姓负责人向上游新闻解释,为避免重名,各地区在教委备案时的注册名称均不相同。“北碚校区当时因申办相关资质需要一定时间,便暂以婷弗的名称在工商注册。后经教委核名通过后,更名益弗。”

百弗朱姓负责人坦承,因公司经营不善,的确正面临破产危机,“而对于之前与旗下曾用品牌名(如婷弗)签约的老会员,公司正与新资方协商,至少保证在合同期内的正常授课。”该负责人表示,当初未将更名事宜(婷弗变益弗)告知会员家长,是考虑到不会对他们上课产生影响,“而目前涉及到老会员在百弗品牌的退费问题,也正在积极协商中。”

婷弗无资质益弗有登记

7月27日,记者在位于北碚区万达广场的百弗英语看到,现场约有近20间小班教室(每间约4至6人位),部分教室仍有学生在上课。该机构王姓负责人表示,由于疫情原因,目前大部分课程仍以“线上教学”模式进行,“至于投资方的变更并不清楚,但整个教师团队与学员团队较之以前并未发生改变,课程也在正常推进。”

△ 百弗英语北碚门店。

北碚区教育委员会综合科相关工作人员亦证实,婷弗并不具备相关教学资质,“但益弗是有登记备案的,且目前并未收到其破产倒闭的消息。”该工作人员建议,家长在外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需核实该机构是否具备教学资质,“如果有,才能从事教育培训类的活动。”

律师点评>>

民办教育机构应尽到充分告知义务

民办教育机构更名,到底应不应该告知会员?北京德和衡(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勍认为,学员与民办教育机构订立的以教育培训为内容的合同,属于服务合同,民办教育机构应当充分告知学员授课情况以及提供具体授课服务的任教人员或机构名称,“因为实际收费单位和授课单位,也对学员有合同义务。”

“如果提供具体服务的人员或者机构发生变更,实质上是对合同主要权利义务的变更,民办教育机构不但应当告知学员,还应当与学员协商一致后再变更。”刘勍分析,若是因客观情况发生变化,导致按照原合同、原定内容不能继续履行的(包括任教机构变化、注销等),双方均应充分协商后履行。

“但若因经营不善导致无法继续履行的,在注销相关机构前,应当结清相关债权债务(如协商一致后),将学员剩余课时转给接盘机构完成,或者折抵成相应费用退还给学员。”刘勍提醒,经营教育培训的机构或者公司应当在教育部门备案并取得相关教育资质,学员在选择时也应当注意选择取得教育部门颁发资质的机构。

上游新闻记者 陈骅  实习生 欧阳梦婷  文/图

上游新闻报料热线、渠道:966966、上游新闻APP报料。新鲜事、感人事、不平事,欢迎告诉上游新闻。新闻线索一经采用,酌情奖励

长按识别二维码  阅读更多好新闻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举报内容
低俗色情 广告 标题党 内容重复 有错别字 排版错误 侵权
获取验证码
请先完成短信验证
取消
确定